北京国安

国安罢赛事件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北京时间10月2日晚,2004年中超联赛第14轮一场比赛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进行,沈阳金德主场迎战北京现代。比赛进行到下半场第34分钟的时候,张杨在右路快速突破到禁区,在与挡在身前并背对自己的现代队纠缠后摔倒在地,主裁判周伟新毫不犹豫地指向点球点。现代全体球员对此判罚非常不满,在姚健徐云龙的指领下,场上球员集体走向场边以示抗议。比赛在中断12分28秒之后,周伟新宣布比赛结束,这也是中国职业化联赛以来首例提前结束比赛事件。

  由于沈阳晚上的气温非常低、场地也比较硬,考虑到队员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活动开身体,在比赛开始之后主裁判周伟新的执法尺度并不是很严。大约在15分钟之后,周伟新的哨音开始变得频繁,张帅和阿莱克斯先后领到了本场比赛的前两张黄牌,从阿莱克斯对金德队球员犯规的情况来看,他的第一张黄牌基本没有问题,领到黄牌后的阿莱克斯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但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比赛的第31分钟,当时阿莱克斯在空中和对方外援埃孔争抢一个头球的时候,手臂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碰到了对方肩部以上的部分,周伟新随即鸣哨,向阿莱克斯出示了黄牌,沮丧的阿莱克斯莫名其妙地摊开双手看着周伟新,而周伟新在此后的20秒时间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他向阿莱克斯出示的第二张黄牌,直到他感觉到双方队员的态度都有些异样,这位主裁才掏出了红黄牌卡观看之前的记录,而这时的阿莱克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没有在场地上过多停留径直地就走出了场,周伟新的红牌甚至没有来得及正式“出示”,此时现代队的队员和教练员情绪还算比较稳定,魏克兴也对靠近教练席边上的高雷雷以及队长陶伟大声喊“注意力集中”,倒是周伟新可能觉得自己的这张黄牌有些牵强,他还主动和几个现代队的队员就这个判罚解释了几句。

  金德队15号张杨在禁区内拉着防守自己的张帅的球衣摔倒,周伟新几乎是同步地鸣哨并指向了点球点……

  半场一球落后让现代队在下半时走马换将,用杨璞替下了高雷雷,意在加强对少了一人的中场的控制,这一战术布置也逐渐地取得了成效,现代队最终依靠杨璞制造的点球在比赛的30分钟将比分扳平。

  仅仅不到5分钟之内,可以写进中超史册的一个点球诞生了!金德队15号张杨在禁区内拉着防守自己的张帅的球衣摔倒,周伟新几乎是同步地鸣哨并指向了点球点。一名现役的北京籍国际级助理裁判对这个球的看法是,在进入禁区前,张杨和张帅两个人都有拉扯的动作,在高速的奔跑中进入禁区,这时张杨在失去了重心的情况下倒地,但是当时张杨的后方有现代队的杨昊跟进保护,而张杨的内侧一方,现代队的郝伟已经卡好了位置,所以这个球即使张帅有一些不太明显的动作,也不应该吹点球。另外,从观察的角度来说,当时离事发位置不远的助理裁判张丰年似乎也应就此球向周伟新做出解释,但不知是因为他也没有看清还是其他的原因,在周伟新做出判罚之后,助理裁判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而刚刚扳平比分的现代队显然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比赛就此失去了控制……

  在当事人张帅以及其他两名现代队员上前向周伟新辩解无效之后,徐云龙这时候跑上来推开了大家,而这时已经有几个在场边喝水的现代队员穿上了教练组递过来的大衣,此后守门员姚健也一边摘着手套一边让出了球门。

  几乎是在几秒钟之内,现代队队员便开始向本方的教练席集中,隋东亮还在忿忿不平地说着在点球之前一个同样的动作自己被吹了犯规,而金德队的队员却宛若无事。这时现代队的副领队康玉明和教练组组长杨祖武情绪已经非常激动,两人一边打着手机向“家里”汇报情况,一边又不断地走到比赛监督和周伟新面前高声地交涉,而现代队的队医、执行教练魏克兴则一直从中调和。

  此时,教练席上孤零零地坐着一个人———沈祥福。这个一度“名动江湖”的中年男人似乎与这一幕并无关联。

  大约在过了7分钟之后,见周伟新没有任何改判的意向,现代队的队员开始退场进入球员休息室,大部分队员的脸上都显得很轻松,而此时杨祖武又走到周伟新面前理论了一番,随之退场。在随后的等待现代队队员重新出场的过程中,周伟新与两名助理裁判周德铨、张丰年不断地在场地中央对表,尽管从现代队离场的时间来看就已经可以判现代队罢赛超5分钟违例,按放弃比赛处理,但是他们还是放宽了尺度希望现代队能够回头,大约等待了整整5分钟,周伟新表情复杂地吹响了比赛的结束哨音,至此,比赛已经中断了11分钟,观众稀落的五里河体育场此时响起了阵阵嘘声,沈阳的球迷似乎也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赢得三分。

  2003年沈阳金德曾经在客场3比1战胜北京现代,北京在鞍山足协杯半决赛比赛上还以颜色,在加时赛阶段凭借杨昊的进球将沈阳金德淘汰出局,而2004赛季沈阳金德在同北京现代的客场比赛中,又以1比4负于北京现代,双方的历史积怨相当深。因此这场比赛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充满了火药味。双方的拼抢相当激烈,场上的犯规动作现象也是非常多。第30分钟,阿莱克萨在中场与埃孔争抢时犯规,两张黄牌被判罚出场,北京现代不得不以10人迎战沈阳金德队,裁判的这一判罚令双方的火药味更浓。第40分钟,沈阳金德队从左路发动进攻,埃孔在中场将球传给徐洋,徐洋在突破中将球传给张晓欧张晓鸥将球又双传给徐洋,然后往里突,徐洋见张晓欧的位置好便果断将球传给张晓欧,张晓欧得球后传中,中路的王若吉头球攻门网,沈阳金德先以1比0领先。下半场北京现代为扳平比分大举进攻,第74分钟,杨璞在右路突破时被徐洋绊倒,周伟新果断判罚点球,陶伟冷静地将点球罚进,场上比分变成1比1,尽管在比赛就要结束时被扳平比分,但沈阳金德方面表现得非常冷静,对此判罚并没有任何异议,比赛也顺利进行。比赛的转折点发生在第79分钟,当时沈阳金德从右路发动进攻,张扬在突入禁区时欲超越背对自己的张帅,在发生了不十分明显的身体接触后摔倒,裁判周伟新果断判罚点球,北京队员对于这一判罚不满,集体退出以示抗议。对于这个不很明显的犯规,从比赛转播中有限的慢镜头角度来看,尚不足以认定到底是否误判。

  而罢赛事件的起因还需要向前追溯到联赛第13轮,在国安客场与四川冠城的比赛中,第56分钟耶利奇没有任何异议的进球,主裁判张雷却因为对方主教练的不满和观众的喧嚣而改判进球无效。最终,国安队年轻队员在情绪极为波动的情况下,2比3输给了四川队。此后,国安俱乐部拿出比赛录像,据理以争,向足协提出申诉。然而,足协维持了原判。这一纠纷上下都没处理好,这股怨气为罢赛埋下了隐患。

  伟新判罚点球的时候,正是快到第79分钟的时候,北京现代球员当即表现不满。第79分12秒,现代球员在姚健的带领下,果断地走向本方的替补席。直到第91分40秒的时候,比赛中断12分28秒的时候,周伟新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这一段时间也见证了职业联赛首次提前结束比赛事件。

  在北京现代球员走向替补席的时候,场面已经是相当混乱。当时周伟新就随着走了过来,在协调的同时也指着手上的计时表,意思是如果不恢复比赛将会负担一定的后果,但现代球员显然并不为之所动,几名球员围着周伟新指指点点,但就是没有丝毫重新继续比赛的意思。比赛监督樊靖文走过来试图调解,但效果并不明显。坐在替补席上的北京现代教练组组长杨祖武显然也没有调解的意思,在走过来之后不停地拔打着手机,应该是向俱乐部高层紧急汇报着现场的情况。在这个时候,现代球员的情绪都相当激动,不少球员围着裁判周伟新。

  在另一侧,沈阳金德方面也没闲着,来现场观战的俱乐部董事长张澎同球员交代着什么,应该是让他们不要太冲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于波等几名球员走向裁判,应该是向他申诉着什么,这时更有趣的一幕出现了,本场比赛表现非常出色的沈阳金德门将张烈竟然不甘寂寞,径直走向罚球点,将已经摆好的皮球罚进网内,场上的球迷大声叫好,也令现代方面哭笑不得。

  第86分23秒,裁判多次示意并没有收到效果,而北京现代俱乐部人员加上所有的球员走出赛场,走向休息室。当时的场上依旧是一片混乱,看台上的球迷甚至高呼要退票,这种现象在以往的职业联赛中从来未出现过,显然也令裁判方面有些手足无措,比赛监督樊靖文在不停拔打着电话,应该是向中国足协高层请示着什么。这样的场面又持续了五分多钟,在第91分40秒的时候,主裁判周伟新终于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职业联赛首次提前结束比赛事件终于完成。

  主裁判周伟新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之后,沈阳金德方面倒是比赛平静。董事长张澎面色沉静地告诉记者:“看看吧,北京现代是什么样子,你们记者一定要好好写一写。”俱乐部总经理何兵也说:“太过分了吧,这还哪象个正规球队的样子,即使对判罚不满也可以在赛后采取申诉的方式吧,现在这样算什么?我们也对判我们的点球不满,但还不是服从了裁判的判罚。”俱乐部副总刘宏也表示:“他们做得有些过了头,可能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点球应该不应该判罚的问题,而是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有些太过火,足协方面一定会对他们有相应的处罚的,不管最终的比赛判做3比0还是4比1,都应该是我们获胜,他们会为自己的行动付出代价的。”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现代方面依旧拒绝出席,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由沈阳金德单方面招开了新闻发布会。沈阳金德主教练段鑫倒是比较平静,他表示:“这场比赛中发生了太大意外,这是我们在此前所没有想到的。比赛的结果也应该是我们获胜,我们对北京现代方面没有参加完比赛感觉非常地遗憾。”由于北京方面无人参加,发布会上也始终没有听到另一方的另一种声音。

  在另一个方面,北京现代的休息室前面已经是层层封锁,不少保安人员在那面维护秩序,记者试图突破过去找北京方面的人员采访一下,但被几名北京现代俱乐部方面的工作人员拦住,并试意让记者离开。由于怕过激的球迷采取特殊的行动,在九点多一点的时候,不少保安人员护送着北京方面的人员迅速离开,直到这时候,北京方面也没有任何人员对此事做出任何解释,但整个事件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2004年10月4日,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杨祖武向媒体表示若足协处罚不公,他们将退出中超联赛。

  2004年10月4日,国安俱乐部声称将会用“革命”的精神,哪怕是牺牲也要换来中国足球的新天地。

  2004年10月14日,中国足协对国安罢赛做出处罚决定。当晚,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等多家俱乐部老总公开声援国安。

  2004年10月17日,大连实德集团抛出13份“中国足球”改革方案,内容包括了要求足协公开历年财务状况、暂停本年度中超联赛、设立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联盟公司等9大实质性改革意见。

  2004年10月18日,足协召开中超委员会会议,首次对各俱乐部的意见正面回应。

  2004年10月19日,大连实德等6家俱乐部老板召开恳谈会,以抵制今后两天的中超联赛作为要挟,逼迫中国足协拿出“中国足球改革”时间表。

  2004年10月22日,足协推迟投资人联席会议,大连实德等7大俱乐部投资人按计划聚集香河单方面做出对足球改革的联合协议。

  2004年10月26日,中国足协召开中超俱乐部投资人会议和执委会会议。对部分俱乐部提出的改革提议做出回应:中超联赛暂停降级、近期公开今年财务预算、成立中国足球改革小组。

  北京时间2004年10月14日晚19时,中国足协公布对北京现代队罢赛事件的处罚决定,北京现代队在10月2日同沈阳的比赛被判0-3失利,此外进行了扣除联赛积分3分和俱乐部罚款的处罚,俱乐部总经理杨祖武被禁赛至年底,当值主裁周伟新也被停止2004赛季后八轮执法资格。以下为中国足协会对对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队“罢赛”事件的说明:

  2004年10月2日,在中超联赛第14轮沈阳金德队与北京国安队的比赛进行到第80分钟时,沈阳金德队攻入北京国安队禁区,在双方争抢过程中,沈阳金德队队员倒地。裁判员判罚北京国安队队员犯规,由沈阳金德队罚点球。北京国安队部分队员向裁判员提出疑义,随后全部退场。在裁判员要求该队恢复比赛无果的情况下,通知双方队长:从当时开始,5分钟内如果北京国安队不能恢复中断的比赛,则判为弃权。此间,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北京国安队教练组组长、领队杨祖武与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中超委员会秘书长郎效农接通电话。杨祖武对裁判员点球判罚提出异议,并称这样的比赛无法进行下去。郎效农要求其什么问题都先不要讲,应立即恢复比赛,一切问题可以待比赛结束后再说,并强调了罢赛的严重性质及必须在国庆期间保证联赛的顺利进行。但遗憾的是劝说始终无效。裁判员在计时超过5分钟之后,鸣哨宣布比赛结束。

  北京国安队的罢赛事件是一起严重的违纪事件。在我国足球职业联赛十一年的历程及我们所知的国际足坛纷争中,虽曾有过许多重大争议,但无一队罢赛。9月29日中国足协曾发出《关于加强国庆期间足球比赛安全管理的通知》,特别强调要做到尊重队友、尊重对手、尊重裁判、尊重观众,无条件服从裁判员的判罚。在此期间,任何俱乐部(球队)的违纪行为,都将由纪律委员会在规定范围内从重处罚。因此,北京国安队罢赛的性质更为严重。

  众所周知,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及其球队是在我国职业足球队伍中,建设较为规范,管理较为严格,且几乎不涉及任何假球、黑哨、赌球等传闻的俱乐部和球队,在我国足坛有着重要的影响和良好的声誉,为我国职业足球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令人遗憾的是,此次罢赛事件不但有损于其自身形象,也开创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给本来就不安定的中超联赛环境,又造成了新的的损害。为了维护中超联赛的正常秩序,防止其他俱乐部及球队以此效尤,不能不对北京国安俱乐部队予以相应的处罚。

  为了客观、公正、严肃、认真的妥善处理本次事件,使其向积极的方向转化,以达到教育当事者和警示其他人的良好效果,坚持原则、实事求是、惩前毖后、有利联赛,是中国足协在研究处理该事件过程中始终坚持的方针。为此,中国足协各相关委员会及其工作人员进行了认真而慎重的工作。

  期间,裁判委员会多次召集评议委员会会议及评议委员会扩大会议,认真反复地对当场比赛的判罚录象进行分析,以便客观评议当值裁判员的判罚是否符合规则和比赛实际;纪律委员会仔细观看了当场比赛的有关录象,审阅了相关报告,依照《中国足协纪律处罚办法》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和研究;中国足协负责人多次与北京市体育局负责人、北京国安俱乐部负责人进行了电话联系与沟通,并听取了部分媒体的意见。

  我们真诚希望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能够正确认识此次事件的严重性及其带来的消极影响,吸取教训,从自身的长远利益及中超联赛、中国足球的大局出发,坦诚接受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做出的处理决定,继续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由于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及足球小环境的自身问题,近年来,所谓假球、黑哨等行业不正之风,不断损害着职业联赛的环境和形象。澳门等境外博彩公司以中超联赛开盘以来,国内地下赌盘也更加猖獗,赌球之风又不断侵害着中超联赛。中超联赛环境的确到了非大力整治不可时候。9月10日召开的中超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会议,就此提出了治理整顿的健康行动计划,该计划包括:全面治理联赛环境;提高足球竞技水平;培育开拓足球市场;改善俱乐部财务状况等。该计划提纲已经中超委员会常委反馈,目前正在进一步修改之中,待中超委员会全体会议讨论通过后,将在2005年全面推出。

  职业足球市场化、社会化的发展,已使其扩张并融入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联赛环境中的问题,也从各个方面表现出来。因中国足协权力和职能有限,治理联赛环境不仅需要中国足协、中超委员会、各俱乐部的共同努力,也需要社会有关部门和在座各位的支持与合作。中国足协已在前一段时间,通过国家体育总局向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安部呈交报告,请求他们依法禁止各种媒体传播境内外赌球信息,打击地下非法赌球活动。中超委员会也将在健康行动计划的基础上,不断改进和完善各项工作,努力推动中超联赛的健康发展。

  北京时间2004年10月14日晚19时,中国足协公布对北京现代队罢赛事件的处罚决定,北京现代队在10月2日同沈阳的比赛被判0-3失利,此外进行了扣除联赛积分3分和俱乐部罚款的处罚,俱乐部总经理杨祖武被禁赛至年底,当值主裁周伟新也被停止2004赛季后八轮执法资格。以下为中国足协会对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现代队违规违纪行为的处罚决定: 足纪字(2004)30号

  2004西门子移动中超联赛第十四轮第080场沈阳金德足球俱乐部队与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现代队(以下简称北京现代队)的比赛于2004年10月2日在沈阳举行,当比赛进行到80分钟时,北京现代队由于不满裁判员的判罚而罢赛。

  依据《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处罚办法》第十一条之规定,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对上述违规违纪行为做出如下处罚:

  四、停止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兼北京现代队领队杨祖武随队进入比赛场工作半年(2004年10月14日至2005年4月13日)。

  本决定自公布之日起生效。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应于本决定公布之日起30日内将罚款汇入中国足球协会银行帐号。

  球判罚争议和整场比赛的判罚情况,中国足协裁委会高度重视。在该场比赛结束后,便立即调集裁判方面的报告和录像带等资料,并向比赛监督、裁判员和有关人员了解情况,积极为评议工作进行准备。

  对于2004年10月2日中超联赛第14轮沈阳金德队与北京现代队比赛第80分钟发生的点

  10月3日上午评议工作开始,中国足协裁委会要求评议委员会一定要本着全面、客观、实事求是的一贯原则,严格依据《足球竞赛规则》的条文及精神和比赛录像的实事,对判罚情况进行分析、认定。由于对上述点球判罚的正误存在评议意见分歧和一些方面人士的不同看法,为了更为客观、准确地作出评议结论,评议委员会又反复对录像和规则精神进行研究,在此基础上召开了评议委员会扩大会议,对该场比赛的判罚情况进行了全面复议。

  评议委员会认为,除比赛第80分钟点球判罚出现较大的争议外,整场比赛裁判员对双方的判罚尺度是一致的。

  比赛第80分钟的点球判罚,通过对录像画面能够看到情况的反复分析、判断,评议委员会根据最后比较趋于一致的意见作出结论:依据规则的精神,双方队员争球的动作程度均尚未构成犯规,裁判员在认定上有一定误差,判北京现代队3号队员犯规(点球)属误判。

  关于对本场比赛裁判员误判点球的处罚,中国足协裁委会根据误判的具体情况,并对相关因素进行了认真调查,截止目前未发现其它问题,依照《中国足球协会赛区裁判工作管理规定》中的有关条款,经研究决定:停止本场比赛裁判员2004年中超联赛剩余八轮比赛的裁判工作。

  北京时间3月30日,央视新闻频道通过专题报道,进一步揭露了中国职业联赛中的黑哨情况。在节目之中,央视揭露了2003赛季上海申花对阵上海国际,2004赛季沈阳金德对阵北京国安,2009赛季广州医药对阵青岛中能,这三场比赛均存在黑哨现象。而这三场问题比赛的“制造者”,分别是陆俊张健强、周伟新和黄俊杰。 在本次“揭黑”专题节目中,昔日的国际级裁判周伟新是第一位“现身说法”的。2004赛季沈阳金德对阵北京国安一役,当职主裁正是周伟新。而据周伟新交代,主队沈阳金德方面领队兼助理教练刘宏,在赛前与自己进行了“沟通”,并承诺球队一旦赢球将有所表示。所以在当时的比赛中,周伟新在比赛最后时段判给了主队一个点球(赛后经鉴定,周伟新的点球判罚是错判),周伟新的这一判罚立即引来北京国安一方的强烈抗议,从而造成了一度满城风雨的北京国安“罢赛事件”。

  虽然周伟新在赛后受到了足协处罚,但根据赛季设定,判定沈阳金德3-0北京国安(因北京国安罢赛)。而周伟新则在赛后收到了沈阳金德方面的“表示”,足有20万之多。

4

w66利来国际老牌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 机:

电 话:

邮 箱:

地 址: